首页  »  韩国伦理片  »  日韩电影2

剧情介绍

剧情介绍

    日韩电影2沈辰鹏走楼,沈辰风之室,某无用之徒正伏床,头缩在了枕头里。苗蓉,窦雅娟,安暖三人围在床,冬叽叽喳喳也闹着宝爬上床,不止者呼“舅,舅……”“辰风,汝起食,食物再睡。”。”“汝和钟小姐才识几,何乃用情之深乎?。”。”“舅,饭饭。”。”沈辰风耳一聒噪,以枕击之,愤怒大呼,“尔烦不烦?能令我一人静一静。”。”苗蓉动嘴皮,尚欲何言,窦雅娟曳去,在她耳低言,“先使之静一静,今心必难堪。”。”气苗蓉叹矣,转身出了房。安暖亦以冬宝与抱去。至沈辰鹏左右时,拍了拍其肩,生俨然之曰,“用汝之经慰劳之。”。”沈辰鹏痛目之一眼,手势欲击之。安暖抱儿走去。沈辰鹏床坐,沈辰风此刻之心,其足以感同身受。“昔为顾秋,我痛于何狠。”。”沈辰风闻其声,坐起了身。则慷慨之沈辰风,面色苍白,口是胡渣。“我久久始得,日要死不活,其不在他人下,与他丈夫爱亲,足可乎?”。”沈辰风手按了按眉。“宜之也,使其过得风生水起,过得比她好,使其知,虽复无之,我亦可善,此乃男子。”。”沈辰风淡淡顾之,又爱顾秋乎?”。”沈辰鹏目渐迷起,叹了口气,四面之曰,“爱恶之,实亦不轻。久久,缓之则不去欲矣。昔者皆去,无谁抱谁一生,吾终婚子,成家。信之!,时当令一切皆易简之。”。”沈辰风一手撑额,“朕不知,何等时起,遂幸之矣。”。”“爱情是,不觉来至,我却难见,至于失,乃蓦然悟。”。”此其所以慰沈辰风之,而不知久,在自己身上验,犹则之深。——沈辰鹏下食,苗蓉颇患之问,“辰风何如??”“小婶,汝与辰风煮豆粥,其曰胃不快,欲食粥。”。”苗蓉闻,喜坏矣,“信乎?其肯食矣?”。”沈辰鹏手拥苗蓉之肩,王笑曰,“小婶,子未则弱,此小事何须之命不成,泄尽则无矣。”。”“赖子矣,辰鹏,小婶未白痛子。”童晓在沈家食,薛玉兰不止之而其碗饭,“晓晓,你要多吃些,以身养好,后与我生个大胖孙。”。”童晓低头,然至于耳。沈辰鹏啖饭,无心之说了句,“母,并未结婚,汝岂皆思抱孙矣,此亦太远矣。”。”“何远矣,今非行奉子成婚乎?”。”沈辰鹏一口饭几喷,“母,你太风矣。然某向在食避孕药,若不肯与我沈家生儿?。”。”童晓皱着眉顾之,而不在视沈辰鹏。薛玉兰怔住矣,神骏也顾童晓,“晓晓,辰鹏之为言信乎?安能食避孕药?,其物甚伤身体之。多有女即以食其药,后不育。又有女人以食其药,生不健之宝宝。”。”童晓低头,不言。“晓晓,若在吃那药,急止知乎?真不可食,不可以身戏。”。”童晓颔之,“母,我知之矣,我后当审。”。”薛玉兰看童晓此巧,不敢再说之。转而沈辰鹏,其作色叱,“必汝欺晓晓,使其哀矣,不然有少妇愿食避孕药。”。”沈辰鹏一面屈,“未欺之,倒是之,常欺我,子于其前,然一位并无。”。”“无位而已,管得你。”。”沈辰鹏欷,“未娶进门?,姑妇则一心矣,后其家尚余言之分乎?”。”同一哄笑,童晓而微笑不出。日暮,薛玉兰固留之宿。“晓晓,就住下也,明日,使司机送汝与坎同往学。”。”童晓倒是不言,沈辰鹏而坚辞欲行,终其归矣沈辰鹏之公寓。那晚,卧于床上,沈辰鹏在她身上动,而有童晓悗。其至友欲聘矣,遂为终一知之。沈辰鹏视于异,止动作,顾悦之,“童晓,你每在身下是非皆思他人?”。”童晓回过神来,望前此仪之男,苟或有之,而足矣。其登其肩,自其唇吻上。其乃一刻,沈辰鹏岂去思他,谓之极柔。——童晓第二日得之钟欣文之柬。下班时,钟欣文亲送至矣童晓之办公室启焉,那会儿,办公室只童晓一人。“吾欲汝已知之矣!,我与霖云欲许嫁矣。”。”钟欣文且以柬与之,且静之言。不知何,童晓在其面而不见福之笑。其受启焉,诚之说了句,“贺。”。”“此发心之祝耶?”。”钟欣文挑眉问,“童晓,吾将与霖云婚矣,汝心有一点之失?”。”童晓笑,敬之曰,“我是真心之祝汝福,欣文,但是汝之择,余皆支。”。”童晓然之荡,则使钟欣文不自。“夜陪我吃个饭,有空??”。”童晓有难,“沈辰鹏已在外面等我矣。”。”“则已矣。”。”其状或失。童晓永皆拒不此之钟欣文。“我与沈辰鹏说一声!,你等我之。”。”童晓执手机与沈辰鹏致电,铃声一响头则通矣。“沈辰鹏,我今夜与欣文共食。”。”沈辰鹏在头一声闷吁,“那我??我就学外,汝知否?”。”“负矣。”。”沈辰鹏在其有躁者折之,“行,寡人先行,俟毕致电与我。”。”——钟欣文驱车到了一家披萨邸店,正是顾秋之店。车子停稳,童晓色即沉焉,几般切问,“何来此?”。”钟欣文见童晓应如此,微行之行,“我姊言,汝爱食此家店之披萨,岂非家店?”。”童晓按之如有酸涩之眉,淡淡之曰,“是家乎。”。”两人入去,有服务员引之坐。。童晓四顾,见顾秋忙活之影,其乃一刻,内有不能言之情。若己之福皆自其身盗来者。“知我家何许吾和霖云聘?”。”钟欣文之浊之声回矣童晓之思。童晓微微摇了摇头。“与我家老曰矣,若不令我与霖云集,我则寻。”。”童晓眉头蹙矣。“我亦真者是也,食数枚安眠药,家人见矣,在太医院既寤,我家老不许我和霖云聚矣。我家恐我复为傻事,请即聘。”。”童晓倒抽一口气,其亦不思钟欣文以此。“童晓,岂亦以吾鄙?我逼得章霖云不娶我。我亦以此得罪于沈家,或老翁之途而已矣。”。”童晓手按了按眉心,有些酸。“童晓,以章霖云,我真是出去矣。朕不知者唯直不足,真要聘矣,我不想中则喜见,以我畏惧,吾恐将来非我欲之,我恐是强得来之福是虚者。”。”“章霖云云?”。”钟欣文首,“我不知,其直默默,闻食眠药,其举人皆痴也。童晓,吾知其未忘君。”。”“童晓,你说我今逃婚未及乎?”。”童晓沉之睛盯之,一时间不知所对。“童晓,你放心,我不逃婚之,死皆用矣,来何可畏也。”。”一顿饭之,至于自钟欣文。童晓闻知,其今心必大乱,谓来充惧。而慰之言,其一句亦不言。则其自己,皆不知聘谓其言,为善为恶。晚餐加半,沈辰鹏致电一之。童晓视来电示之名,下神之见于顾秋,其正忙为客点餐。按接听键,沈辰鹏磁性金石之声作,“童晓,安在食?我来迎汝。”。”“不用,即欣文送我归家。”。”“将至,我饿死。”。”其不利之言。“君无与朋友出玩乎?”。”沈辰鹏闷吁,“与君共后,侪伦都不带我玩矣。”。”童晓扑哧笑出声,“不听何假,汝但沈少兮,谁敢不带子戏。”。”不远,顾秋闻其声沈少,背膂一凉,举体皆怔住矣。其北童晓这边看了一眼。童晓亦觉矣,谓其言曰,“先食之,须臾而还。”。”将尽时,章霖云矣。钟欣文扬了扬机,“吾使之也。”。”“童晓,久不见。”。”章霖云简之与童晓意,于钟欣文侧坐。童晓笑,挚之言,“贺尔。”。”其窈窕之眸子看了她一眼,或沉,似尚有忧。“欣文,汝曹食,我欲去,其在家等我。”。”钟欣文亦起,“童晓,我亦毕矣,我送君归。”。”钟欣文招,“服务员,买单。”。”顾秋亲来事,童晓分明见顾秋视己之眼神带分视,其垂头,不敢视其目。那一刻,其亦不知其在何惧。——钟欣文与章霖云送之还公寓,章霖云犹在前,偕钟欣文坐后。一路上,章霖云总透后视镜看童晓,看得她乱。钟欣文【堵倨】日韩电影2【员肮】【漳斩】日韩电影2【塘底】沈辰鹏走楼,沈辰风之室,某无用之徒正伏床,头缩在了枕头里。苗蓉,窦雅娟,安暖三人围在床,冬叽叽喳喳也闹着宝爬上床,不止者呼“舅,舅……”“辰风,汝起食,食物再睡。”。”“汝和钟小姐才识几,何乃用情之深乎?。”。”“舅,饭饭。”。”沈辰风耳一聒噪,以枕击之,愤怒大呼,“尔烦不烦?能令我一人静一静。”。”苗蓉动嘴皮,尚欲何言,窦雅娟曳去,在她耳低言,“先使之静一静,今心必难堪。”。”气苗蓉叹矣,转身出了房。安暖亦以冬宝与抱去。至沈辰鹏左右时,拍了拍其肩,生俨然之曰,“用汝之经慰劳之。”。”沈辰鹏痛目之一眼,手势欲击之。安暖抱儿走去。沈辰鹏床坐,沈辰风此刻之心,其足以感同身受。“昔为顾秋,我痛于何狠。”。”沈辰风闻其声,坐起了身。则慷慨之沈辰风,面色苍白,口是胡渣。“我久久始得,日要死不活,其不在他人下,与他丈夫爱亲,足可乎?”。”沈辰风手按了按眉。“宜之也,使其过得风生水起,过得比她好,使其知,虽复无之,我亦可善,此乃男子。”。”沈辰风淡淡顾之,又爱顾秋乎?”。”沈辰鹏目渐迷起,叹了口气,四面之曰,“爱恶之,实亦不轻。久久,缓之则不去欲矣。昔者皆去,无谁抱谁一生,吾终婚子,成家。信之!,时当令一切皆易简之。”。”沈辰风一手撑额,“朕不知,何等时起,遂幸之矣。”。”“爱情是,不觉来至,我却难见,至于失,乃蓦然悟。”。”此其所以慰沈辰风之,而不知久,在自己身上验,犹则之深。——沈辰鹏下食,苗蓉颇患之问,“辰风何如??”“小婶,汝与辰风煮豆粥,其曰胃不快,欲食粥。”。”苗蓉闻,喜坏矣,“信乎?其肯食矣?”。”沈辰鹏手拥苗蓉之肩,王笑曰,“小婶,子未则弱,此小事何须之命不成,泄尽则无矣。”。”“赖子矣,辰鹏,小婶未白痛子。”童晓在沈家食,薛玉兰不止之而其碗饭,“晓晓,你要多吃些,以身养好,后与我生个大胖孙。”。”童晓低头,然至于耳。沈辰鹏啖饭,无心之说了句,“母,并未结婚,汝岂皆思抱孙矣,此亦太远矣。”。”“何远矣,今非行奉子成婚乎?”。”沈辰鹏一口饭几喷,“母,你太风矣。然某向在食避孕药,若不肯与我沈家生儿?。”。”童晓皱着眉顾之,而不在视沈辰鹏。薛玉兰怔住矣,神骏也顾童晓,“晓晓,辰鹏之为言信乎?安能食避孕药?,其物甚伤身体之。多有女即以食其药,后不育。又有女人以食其药,生不健之宝宝。”。”童晓低头,不言。“晓晓,若在吃那药,急止知乎?真不可食,不可以身戏。”。”童晓颔之,“母,我知之矣,我后当审。”。”薛玉兰看童晓此巧,不敢再说之。转而沈辰鹏,其作色叱,“必汝欺晓晓,使其哀矣,不然有少妇愿食避孕药。”。”沈辰鹏一面屈,“未欺之,倒是之,常欺我,子于其前,然一位并无。”。”“无位而已,管得你。”。”沈辰鹏欷,“未娶进门?,姑妇则一心矣,后其家尚余言之分乎?”。”同一哄笑,童晓而微笑不出。日暮,薛玉兰固留之宿。“晓晓,就住下也,明日,使司机送汝与坎同往学。”。”童晓倒是不言,沈辰鹏而坚辞欲行,终其归矣沈辰鹏之公寓。那晚,卧于床上,沈辰鹏在她身上动,而有童晓悗。其至友欲聘矣,遂为终一知之。沈辰鹏视于异,止动作,顾悦之,“童晓,你每在身下是非皆思他人?”。”童晓回过神来,望前此仪之男,苟或有之,而足矣。其登其肩,自其唇吻上。其乃一刻,沈辰鹏岂去思他,谓之极柔。——童晓第二日得之钟欣文之柬。下班时,钟欣文亲送至矣童晓之办公室启焉,那会儿,办公室只童晓一人。“吾欲汝已知之矣!,我与霖云欲许嫁矣。”。”钟欣文且以柬与之,且静之言。不知何,童晓在其面而不见福之笑。其受启焉,诚之说了句,“贺。”。”“此发心之祝耶?”。”钟欣文挑眉问,“童晓,吾将与霖云婚矣,汝心有一点之失?”。”童晓笑,敬之曰,“我是真心之祝汝福,欣文,但是汝之择,余皆支。”。”童晓然之荡,则使钟欣文不自。“夜陪我吃个饭,有空??”。”童晓有难,“沈辰鹏已在外面等我矣。”。”“则已矣。”。”其状或失。童晓永皆拒不此之钟欣文。“我与沈辰鹏说一声!,你等我之。”。”童晓执手机与沈辰鹏致电,铃声一响头则通矣。“沈辰鹏,我今夜与欣文共食。”。”沈辰鹏在头一声闷吁,“那我??我就学外,汝知否?”。”“负矣。”。”沈辰鹏在其有躁者折之,“行,寡人先行,俟毕致电与我。”。”——钟欣文驱车到了一家披萨邸店,正是顾秋之店。车子停稳,童晓色即沉焉,几般切问,“何来此?”。”钟欣文见童晓应如此,微行之行,“我姊言,汝爱食此家店之披萨,岂非家店?”。”童晓按之如有酸涩之眉,淡淡之曰,“是家乎。”。”两人入去,有服务员引之坐。。童晓四顾,见顾秋忙活之影,其乃一刻,内有不能言之情。若己之福皆自其身盗来者。“知我家何许吾和霖云聘?”。”钟欣文之浊之声回矣童晓之思。童晓微微摇了摇头。“与我家老曰矣,若不令我与霖云集,我则寻。”。”童晓眉头蹙矣。“我亦真者是也,食数枚安眠药,家人见矣,在太医院既寤,我家老不许我和霖云聚矣。我家恐我复为傻事,请即聘。”。”童晓倒抽一口气,其亦不思钟欣文以此。“童晓,岂亦以吾鄙?我逼得章霖云不娶我。我亦以此得罪于沈家,或老翁之途而已矣。”。”童晓手按了按眉心,有些酸。“童晓,以章霖云,我真是出去矣。朕不知者唯直不足,真要聘矣,我不想中则喜见,以我畏惧,吾恐将来非我欲之,我恐是强得来之福是虚者。”。”“章霖云云?”。”钟欣文首,“我不知,其直默默,闻食眠药,其举人皆痴也。童晓,吾知其未忘君。”。”“童晓,你说我今逃婚未及乎?”。”童晓沉之睛盯之,一时间不知所对。“童晓,你放心,我不逃婚之,死皆用矣,来何可畏也。”。”一顿饭之,至于自钟欣文。童晓闻知,其今心必大乱,谓来充惧。而慰之言,其一句亦不言。则其自己,皆不知聘谓其言,为善为恶。晚餐加半,沈辰鹏致电一之。童晓视来电示之名,下神之见于顾秋,其正忙为客点餐。按接听键,沈辰鹏磁性金石之声作,“童晓,安在食?我来迎汝。”。”“不用,即欣文送我归家。”。”“将至,我饿死。”。”其不利之言。“君无与朋友出玩乎?”。”沈辰鹏闷吁,“与君共后,侪伦都不带我玩矣。”。”童晓扑哧笑出声,“不听何假,汝但沈少兮,谁敢不带子戏。”。”不远,顾秋闻其声沈少,背膂一凉,举体皆怔住矣。其北童晓这边看了一眼。童晓亦觉矣,谓其言曰,“先食之,须臾而还。”。”将尽时,章霖云矣。钟欣文扬了扬机,“吾使之也。”。”“童晓,久不见。”。”章霖云简之与童晓意,于钟欣文侧坐。童晓笑,挚之言,“贺尔。”。”其窈窕之眸子看了她一眼,或沉,似尚有忧。“欣文,汝曹食,我欲去,其在家等我。”。”钟欣文亦起,“童晓,我亦毕矣,我送君归。”。”钟欣文招,“服务员,买单。”。”顾秋亲来事,童晓分明见顾秋视己之眼神带分视,其垂头,不敢视其目。那一刻,其亦不知其在何惧。——钟欣文与章霖云送之还公寓,章霖云犹在前,偕钟欣文坐后。一路上,章霖云总透后视镜看童晓,看得她乱。钟欣文日韩电影2

    沈辰鹏走楼,沈辰风之室,某无用之徒正伏床,头缩在了枕头里。苗蓉,窦雅娟,安暖三人围在床,冬叽叽喳喳也闹着宝爬上床,不止者呼“舅,舅……”“辰风,汝起食,食物再睡。”。”“汝和钟小姐才识几,何乃用情之深乎?。”。”“舅,饭饭。”。”沈辰风耳一聒噪,以枕击之,愤怒大呼,“尔烦不烦?能令我一人静一静。”。”苗蓉动嘴皮,尚欲何言,窦雅娟曳去,在她耳低言,“先使之静一静,今心必难堪。”。”气苗蓉叹矣,转身出了房。安暖亦以冬宝与抱去。至沈辰鹏左右时,拍了拍其肩,生俨然之曰,“用汝之经慰劳之。”。”沈辰鹏痛目之一眼,手势欲击之。安暖抱儿走去。沈辰鹏床坐,沈辰风此刻之心,其足以感同身受。“昔为顾秋,我痛于何狠。”。”沈辰风闻其声,坐起了身。则慷慨之沈辰风,面色苍白,口是胡渣。“我久久始得,日要死不活,其不在他人下,与他丈夫爱亲,足可乎?”。”沈辰风手按了按眉。“宜之也,使其过得风生水起,过得比她好,使其知,虽复无之,我亦可善,此乃男子。”。”沈辰风淡淡顾之,又爱顾秋乎?”。”沈辰鹏目渐迷起,叹了口气,四面之曰,“爱恶之,实亦不轻。久久,缓之则不去欲矣。昔者皆去,无谁抱谁一生,吾终婚子,成家。信之!,时当令一切皆易简之。”。”沈辰风一手撑额,“朕不知,何等时起,遂幸之矣。”。”“爱情是,不觉来至,我却难见,至于失,乃蓦然悟。”。”此其所以慰沈辰风之,而不知久,在自己身上验,犹则之深。——沈辰鹏下食,苗蓉颇患之问,“辰风何如??”“小婶,汝与辰风煮豆粥,其曰胃不快,欲食粥。”。”苗蓉闻,喜坏矣,“信乎?其肯食矣?”。”沈辰鹏手拥苗蓉之肩,王笑曰,“小婶,子未则弱,此小事何须之命不成,泄尽则无矣。”。”“赖子矣,辰鹏,小婶未白痛子。”童晓在沈家食,薛玉兰不止之而其碗饭,“晓晓,你要多吃些,以身养好,后与我生个大胖孙。”。”童晓低头,然至于耳。沈辰鹏啖饭,无心之说了句,“母,并未结婚,汝岂皆思抱孙矣,此亦太远矣。”。”“何远矣,今非行奉子成婚乎?”。”沈辰鹏一口饭几喷,“母,你太风矣。然某向在食避孕药,若不肯与我沈家生儿?。”。”童晓皱着眉顾之,而不在视沈辰鹏。薛玉兰怔住矣,神骏也顾童晓,“晓晓,辰鹏之为言信乎?安能食避孕药?,其物甚伤身体之。多有女即以食其药,后不育。又有女人以食其药,生不健之宝宝。”。”童晓低头,不言。“晓晓,若在吃那药,急止知乎?真不可食,不可以身戏。”。”童晓颔之,“母,我知之矣,我后当审。”。”薛玉兰看童晓此巧,不敢再说之。转而沈辰鹏,其作色叱,“必汝欺晓晓,使其哀矣,不然有少妇愿食避孕药。”。”沈辰鹏一面屈,“未欺之,倒是之,常欺我,子于其前,然一位并无。”。”“无位而已,管得你。”。”沈辰鹏欷,“未娶进门?,姑妇则一心矣,后其家尚余言之分乎?”。”同一哄笑,童晓而微笑不出。日暮,薛玉兰固留之宿。“晓晓,就住下也,明日,使司机送汝与坎同往学。”。”童晓倒是不言,沈辰鹏而坚辞欲行,终其归矣沈辰鹏之公寓。那晚,卧于床上,沈辰鹏在她身上动,而有童晓悗。其至友欲聘矣,遂为终一知之。沈辰鹏视于异,止动作,顾悦之,“童晓,你每在身下是非皆思他人?”。”童晓回过神来,望前此仪之男,苟或有之,而足矣。其登其肩,自其唇吻上。其乃一刻,沈辰鹏岂去思他,谓之极柔。——童晓第二日得之钟欣文之柬。下班时,钟欣文亲送至矣童晓之办公室启焉,那会儿,办公室只童晓一人。“吾欲汝已知之矣!,我与霖云欲许嫁矣。”。”钟欣文且以柬与之,且静之言。不知何,童晓在其面而不见福之笑。其受启焉,诚之说了句,“贺。”。”“此发心之祝耶?”。”钟欣文挑眉问,“童晓,吾将与霖云婚矣,汝心有一点之失?”。”童晓笑,敬之曰,“我是真心之祝汝福,欣文,但是汝之择,余皆支。”。”童晓然之荡,则使钟欣文不自。“夜陪我吃个饭,有空??”。”童晓有难,“沈辰鹏已在外面等我矣。”。”“则已矣。”。”其状或失。童晓永皆拒不此之钟欣文。“我与沈辰鹏说一声!,你等我之。”。”童晓执手机与沈辰鹏致电,铃声一响头则通矣。“沈辰鹏,我今夜与欣文共食。”。”沈辰鹏在头一声闷吁,“那我??我就学外,汝知否?”。”“负矣。”。”沈辰鹏在其有躁者折之,“行,寡人先行,俟毕致电与我。”。”——钟欣文驱车到了一家披萨邸店,正是顾秋之店。车子停稳,童晓色即沉焉,几般切问,“何来此?”。”钟欣文见童晓应如此,微行之行,“我姊言,汝爱食此家店之披萨,岂非家店?”。”童晓按之如有酸涩之眉,淡淡之曰,“是家乎。”。”两人入去,有服务员引之坐。。童晓四顾,见顾秋忙活之影,其乃一刻,内有不能言之情。若己之福皆自其身盗来者。“知我家何许吾和霖云聘?”。”钟欣文之浊之声回矣童晓之思。童晓微微摇了摇头。“与我家老曰矣,若不令我与霖云集,我则寻。”。”童晓眉头蹙矣。“我亦真者是也,食数枚安眠药,家人见矣,在太医院既寤,我家老不许我和霖云聚矣。我家恐我复为傻事,请即聘。”。”童晓倒抽一口气,其亦不思钟欣文以此。“童晓,岂亦以吾鄙?我逼得章霖云不娶我。我亦以此得罪于沈家,或老翁之途而已矣。”。”童晓手按了按眉心,有些酸。“童晓,以章霖云,我真是出去矣。朕不知者唯直不足,真要聘矣,我不想中则喜见,以我畏惧,吾恐将来非我欲之,我恐是强得来之福是虚者。”。”“章霖云云?”。”钟欣文首,“我不知,其直默默,闻食眠药,其举人皆痴也。童晓,吾知其未忘君。”。”“童晓,你说我今逃婚未及乎?”。”童晓沉之睛盯之,一时间不知所对。“童晓,你放心,我不逃婚之,死皆用矣,来何可畏也。”。”一顿饭之,至于自钟欣文。童晓闻知,其今心必大乱,谓来充惧。而慰之言,其一句亦不言。则其自己,皆不知聘谓其言,为善为恶。晚餐加半,沈辰鹏致电一之。童晓视来电示之名,下神之见于顾秋,其正忙为客点餐。按接听键,沈辰鹏磁性金石之声作,“童晓,安在食?我来迎汝。”。”“不用,即欣文送我归家。”。”“将至,我饿死。”。”其不利之言。“君无与朋友出玩乎?”。”沈辰鹏闷吁,“与君共后,侪伦都不带我玩矣。”。”童晓扑哧笑出声,“不听何假,汝但沈少兮,谁敢不带子戏。”。”不远,顾秋闻其声沈少,背膂一凉,举体皆怔住矣。其北童晓这边看了一眼。童晓亦觉矣,谓其言曰,“先食之,须臾而还。”。”将尽时,章霖云矣。钟欣文扬了扬机,“吾使之也。”。”“童晓,久不见。”。”章霖云简之与童晓意,于钟欣文侧坐。童晓笑,挚之言,“贺尔。”。”其窈窕之眸子看了她一眼,或沉,似尚有忧。“欣文,汝曹食,我欲去,其在家等我。”。”钟欣文亦起,“童晓,我亦毕矣,我送君归。”。”钟欣文招,“服务员,买单。”。”顾秋亲来事,童晓分明见顾秋视己之眼神带分视,其垂头,不敢视其目。那一刻,其亦不知其在何惧。——钟欣文与章霖云送之还公寓,章霖云犹在前,偕钟欣文坐后。一路上,章霖云总透后视镜看童晓,看得她乱。钟欣文【诼指】【萄兄】日韩电影2【智都】【肇磺】沈辰鹏走楼,沈辰风之室,某无用之徒正伏床,头缩在了枕头里。苗蓉,窦雅娟,安暖三人围在床,冬叽叽喳喳也闹着宝爬上床,不止者呼“舅,舅……”“辰风,汝起食,食物再睡。”。”“汝和钟小姐才识几,何乃用情之深乎?。”。”“舅,饭饭。”。”沈辰风耳一聒噪,以枕击之,愤怒大呼,“尔烦不烦?能令我一人静一静。”。”苗蓉动嘴皮,尚欲何言,窦雅娟曳去,在她耳低言,“先使之静一静,今心必难堪。”。”气苗蓉叹矣,转身出了房。安暖亦以冬宝与抱去。至沈辰鹏左右时,拍了拍其肩,生俨然之曰,“用汝之经慰劳之。”。”沈辰鹏痛目之一眼,手势欲击之。安暖抱儿走去。沈辰鹏床坐,沈辰风此刻之心,其足以感同身受。“昔为顾秋,我痛于何狠。”。”沈辰风闻其声,坐起了身。则慷慨之沈辰风,面色苍白,口是胡渣。“我久久始得,日要死不活,其不在他人下,与他丈夫爱亲,足可乎?”。”沈辰风手按了按眉。“宜之也,使其过得风生水起,过得比她好,使其知,虽复无之,我亦可善,此乃男子。”。”沈辰风淡淡顾之,又爱顾秋乎?”。”沈辰鹏目渐迷起,叹了口气,四面之曰,“爱恶之,实亦不轻。久久,缓之则不去欲矣。昔者皆去,无谁抱谁一生,吾终婚子,成家。信之!,时当令一切皆易简之。”。”沈辰风一手撑额,“朕不知,何等时起,遂幸之矣。”。”“爱情是,不觉来至,我却难见,至于失,乃蓦然悟。”。”此其所以慰沈辰风之,而不知久,在自己身上验,犹则之深。——沈辰鹏下食,苗蓉颇患之问,“辰风何如??”“小婶,汝与辰风煮豆粥,其曰胃不快,欲食粥。”。”苗蓉闻,喜坏矣,“信乎?其肯食矣?”。”沈辰鹏手拥苗蓉之肩,王笑曰,“小婶,子未则弱,此小事何须之命不成,泄尽则无矣。”。”“赖子矣,辰鹏,小婶未白痛子。”童晓在沈家食,薛玉兰不止之而其碗饭,“晓晓,你要多吃些,以身养好,后与我生个大胖孙。”。”童晓低头,然至于耳。沈辰鹏啖饭,无心之说了句,“母,并未结婚,汝岂皆思抱孙矣,此亦太远矣。”。”“何远矣,今非行奉子成婚乎?”。”沈辰鹏一口饭几喷,“母,你太风矣。然某向在食避孕药,若不肯与我沈家生儿?。”。”童晓皱着眉顾之,而不在视沈辰鹏。薛玉兰怔住矣,神骏也顾童晓,“晓晓,辰鹏之为言信乎?安能食避孕药?,其物甚伤身体之。多有女即以食其药,后不育。又有女人以食其药,生不健之宝宝。”。”童晓低头,不言。“晓晓,若在吃那药,急止知乎?真不可食,不可以身戏。”。”童晓颔之,“母,我知之矣,我后当审。”。”薛玉兰看童晓此巧,不敢再说之。转而沈辰鹏,其作色叱,“必汝欺晓晓,使其哀矣,不然有少妇愿食避孕药。”。”沈辰鹏一面屈,“未欺之,倒是之,常欺我,子于其前,然一位并无。”。”“无位而已,管得你。”。”沈辰鹏欷,“未娶进门?,姑妇则一心矣,后其家尚余言之分乎?”。”同一哄笑,童晓而微笑不出。日暮,薛玉兰固留之宿。“晓晓,就住下也,明日,使司机送汝与坎同往学。”。”童晓倒是不言,沈辰鹏而坚辞欲行,终其归矣沈辰鹏之公寓。那晚,卧于床上,沈辰鹏在她身上动,而有童晓悗。其至友欲聘矣,遂为终一知之。沈辰鹏视于异,止动作,顾悦之,“童晓,你每在身下是非皆思他人?”。”童晓回过神来,望前此仪之男,苟或有之,而足矣。其登其肩,自其唇吻上。其乃一刻,沈辰鹏岂去思他,谓之极柔。——童晓第二日得之钟欣文之柬。下班时,钟欣文亲送至矣童晓之办公室启焉,那会儿,办公室只童晓一人。“吾欲汝已知之矣!,我与霖云欲许嫁矣。”。”钟欣文且以柬与之,且静之言。不知何,童晓在其面而不见福之笑。其受启焉,诚之说了句,“贺。”。”“此发心之祝耶?”。”钟欣文挑眉问,“童晓,吾将与霖云婚矣,汝心有一点之失?”。”童晓笑,敬之曰,“我是真心之祝汝福,欣文,但是汝之择,余皆支。”。”童晓然之荡,则使钟欣文不自。“夜陪我吃个饭,有空??”。”童晓有难,“沈辰鹏已在外面等我矣。”。”“则已矣。”。”其状或失。童晓永皆拒不此之钟欣文。“我与沈辰鹏说一声!,你等我之。”。”童晓执手机与沈辰鹏致电,铃声一响头则通矣。“沈辰鹏,我今夜与欣文共食。”。”沈辰鹏在头一声闷吁,“那我??我就学外,汝知否?”。”“负矣。”。”沈辰鹏在其有躁者折之,“行,寡人先行,俟毕致电与我。”。”——钟欣文驱车到了一家披萨邸店,正是顾秋之店。车子停稳,童晓色即沉焉,几般切问,“何来此?”。”钟欣文见童晓应如此,微行之行,“我姊言,汝爱食此家店之披萨,岂非家店?”。”童晓按之如有酸涩之眉,淡淡之曰,“是家乎。”。”两人入去,有服务员引之坐。。童晓四顾,见顾秋忙活之影,其乃一刻,内有不能言之情。若己之福皆自其身盗来者。“知我家何许吾和霖云聘?”。”钟欣文之浊之声回矣童晓之思。童晓微微摇了摇头。“与我家老曰矣,若不令我与霖云集,我则寻。”。”童晓眉头蹙矣。“我亦真者是也,食数枚安眠药,家人见矣,在太医院既寤,我家老不许我和霖云聚矣。我家恐我复为傻事,请即聘。”。”童晓倒抽一口气,其亦不思钟欣文以此。“童晓,岂亦以吾鄙?我逼得章霖云不娶我。我亦以此得罪于沈家,或老翁之途而已矣。”。”童晓手按了按眉心,有些酸。“童晓,以章霖云,我真是出去矣。朕不知者唯直不足,真要聘矣,我不想中则喜见,以我畏惧,吾恐将来非我欲之,我恐是强得来之福是虚者。”。”“章霖云云?”。”钟欣文首,“我不知,其直默默,闻食眠药,其举人皆痴也。童晓,吾知其未忘君。”。”“童晓,你说我今逃婚未及乎?”。”童晓沉之睛盯之,一时间不知所对。“童晓,你放心,我不逃婚之,死皆用矣,来何可畏也。”。”一顿饭之,至于自钟欣文。童晓闻知,其今心必大乱,谓来充惧。而慰之言,其一句亦不言。则其自己,皆不知聘谓其言,为善为恶。晚餐加半,沈辰鹏致电一之。童晓视来电示之名,下神之见于顾秋,其正忙为客点餐。按接听键,沈辰鹏磁性金石之声作,“童晓,安在食?我来迎汝。”。”“不用,即欣文送我归家。”。”“将至,我饿死。”。”其不利之言。“君无与朋友出玩乎?”。”沈辰鹏闷吁,“与君共后,侪伦都不带我玩矣。”。”童晓扑哧笑出声,“不听何假,汝但沈少兮,谁敢不带子戏。”。”不远,顾秋闻其声沈少,背膂一凉,举体皆怔住矣。其北童晓这边看了一眼。童晓亦觉矣,谓其言曰,“先食之,须臾而还。”。”将尽时,章霖云矣。钟欣文扬了扬机,“吾使之也。”。”“童晓,久不见。”。”章霖云简之与童晓意,于钟欣文侧坐。童晓笑,挚之言,“贺尔。”。”其窈窕之眸子看了她一眼,或沉,似尚有忧。“欣文,汝曹食,我欲去,其在家等我。”。”钟欣文亦起,“童晓,我亦毕矣,我送君归。”。”钟欣文招,“服务员,买单。”。”顾秋亲来事,童晓分明见顾秋视己之眼神带分视,其垂头,不敢视其目。那一刻,其亦不知其在何惧。——钟欣文与章霖云送之还公寓,章霖云犹在前,偕钟欣文坐后。一路上,章霖云总透后视镜看童晓,看得她乱。钟欣文

    沈辰鹏走楼,沈辰风之室,某无用之徒正伏床,头缩在了枕头里。苗蓉,窦雅娟,安暖三人围在床,冬叽叽喳喳也闹着宝爬上床,不止者呼“舅,舅……”“辰风,汝起食,食物再睡。”。”“汝和钟小姐才识几,何乃用情之深乎?。”。”“舅,饭饭。”。”沈辰风耳一聒噪,以枕击之,愤怒大呼,“尔烦不烦?能令我一人静一静。”。”苗蓉动嘴皮,尚欲何言,窦雅娟曳去,在她耳低言,“先使之静一静,今心必难堪。”。”气苗蓉叹矣,转身出了房。安暖亦以冬宝与抱去。至沈辰鹏左右时,拍了拍其肩,生俨然之曰,“用汝之经慰劳之。”。”沈辰鹏痛目之一眼,手势欲击之。安暖抱儿走去。沈辰鹏床坐,沈辰风此刻之心,其足以感同身受。“昔为顾秋,我痛于何狠。”。”沈辰风闻其声,坐起了身。则慷慨之沈辰风,面色苍白,口是胡渣。“我久久始得,日要死不活,其不在他人下,与他丈夫爱亲,足可乎?”。”沈辰风手按了按眉。“宜之也,使其过得风生水起,过得比她好,使其知,虽复无之,我亦可善,此乃男子。”。”沈辰风淡淡顾之,又爱顾秋乎?”。”沈辰鹏目渐迷起,叹了口气,四面之曰,“爱恶之,实亦不轻。久久,缓之则不去欲矣。昔者皆去,无谁抱谁一生,吾终婚子,成家。信之!,时当令一切皆易简之。”。”沈辰风一手撑额,“朕不知,何等时起,遂幸之矣。”。”“爱情是,不觉来至,我却难见,至于失,乃蓦然悟。”。”此其所以慰沈辰风之,而不知久,在自己身上验,犹则之深。——沈辰鹏下食,苗蓉颇患之问,“辰风何如??”“小婶,汝与辰风煮豆粥,其曰胃不快,欲食粥。”。”苗蓉闻,喜坏矣,“信乎?其肯食矣?”。”沈辰鹏手拥苗蓉之肩,王笑曰,“小婶,子未则弱,此小事何须之命不成,泄尽则无矣。”。”“赖子矣,辰鹏,小婶未白痛子。”童晓在沈家食,薛玉兰不止之而其碗饭,“晓晓,你要多吃些,以身养好,后与我生个大胖孙。”。”童晓低头,然至于耳。沈辰鹏啖饭,无心之说了句,“母,并未结婚,汝岂皆思抱孙矣,此亦太远矣。”。”“何远矣,今非行奉子成婚乎?”。”沈辰鹏一口饭几喷,“母,你太风矣。然某向在食避孕药,若不肯与我沈家生儿?。”。”童晓皱着眉顾之,而不在视沈辰鹏。薛玉兰怔住矣,神骏也顾童晓,“晓晓,辰鹏之为言信乎?安能食避孕药?,其物甚伤身体之。多有女即以食其药,后不育。又有女人以食其药,生不健之宝宝。”。”童晓低头,不言。“晓晓,若在吃那药,急止知乎?真不可食,不可以身戏。”。”童晓颔之,“母,我知之矣,我后当审。”。”薛玉兰看童晓此巧,不敢再说之。转而沈辰鹏,其作色叱,“必汝欺晓晓,使其哀矣,不然有少妇愿食避孕药。”。”沈辰鹏一面屈,“未欺之,倒是之,常欺我,子于其前,然一位并无。”。”“无位而已,管得你。”。”沈辰鹏欷,“未娶进门?,姑妇则一心矣,后其家尚余言之分乎?”。”同一哄笑,童晓而微笑不出。日暮,薛玉兰固留之宿。“晓晓,就住下也,明日,使司机送汝与坎同往学。”。”童晓倒是不言,沈辰鹏而坚辞欲行,终其归矣沈辰鹏之公寓。那晚,卧于床上,沈辰鹏在她身上动,而有童晓悗。其至友欲聘矣,遂为终一知之。沈辰鹏视于异,止动作,顾悦之,“童晓,你每在身下是非皆思他人?”。”童晓回过神来,望前此仪之男,苟或有之,而足矣。其登其肩,自其唇吻上。其乃一刻,沈辰鹏岂去思他,谓之极柔。——童晓第二日得之钟欣文之柬。下班时,钟欣文亲送至矣童晓之办公室启焉,那会儿,办公室只童晓一人。“吾欲汝已知之矣!,我与霖云欲许嫁矣。”。”钟欣文且以柬与之,且静之言。不知何,童晓在其面而不见福之笑。其受启焉,诚之说了句,“贺。”。”“此发心之祝耶?”。”钟欣文挑眉问,“童晓,吾将与霖云婚矣,汝心有一点之失?”。”童晓笑,敬之曰,“我是真心之祝汝福,欣文,但是汝之择,余皆支。”。”童晓然之荡,则使钟欣文不自。“夜陪我吃个饭,有空??”。”童晓有难,“沈辰鹏已在外面等我矣。”。”“则已矣。”。”其状或失。童晓永皆拒不此之钟欣文。“我与沈辰鹏说一声!,你等我之。”。”童晓执手机与沈辰鹏致电,铃声一响头则通矣。“沈辰鹏,我今夜与欣文共食。”。”沈辰鹏在头一声闷吁,“那我??我就学外,汝知否?”。”“负矣。”。”沈辰鹏在其有躁者折之,“行,寡人先行,俟毕致电与我。”。”——钟欣文驱车到了一家披萨邸店,正是顾秋之店。车子停稳,童晓色即沉焉,几般切问,“何来此?”。”钟欣文见童晓应如此,微行之行,“我姊言,汝爱食此家店之披萨,岂非家店?”。”童晓按之如有酸涩之眉,淡淡之曰,“是家乎。”。”两人入去,有服务员引之坐。。童晓四顾,见顾秋忙活之影,其乃一刻,内有不能言之情。若己之福皆自其身盗来者。“知我家何许吾和霖云聘?”。”钟欣文之浊之声回矣童晓之思。童晓微微摇了摇头。“与我家老曰矣,若不令我与霖云集,我则寻。”。”童晓眉头蹙矣。“我亦真者是也,食数枚安眠药,家人见矣,在太医院既寤,我家老不许我和霖云聚矣。我家恐我复为傻事,请即聘。”。”童晓倒抽一口气,其亦不思钟欣文以此。“童晓,岂亦以吾鄙?我逼得章霖云不娶我。我亦以此得罪于沈家,或老翁之途而已矣。”。”童晓手按了按眉心,有些酸。“童晓,以章霖云,我真是出去矣。朕不知者唯直不足,真要聘矣,我不想中则喜见,以我畏惧,吾恐将来非我欲之,我恐是强得来之福是虚者。”。”“章霖云云?”。”钟欣文首,“我不知,其直默默,闻食眠药,其举人皆痴也。童晓,吾知其未忘君。”。”“童晓,你说我今逃婚未及乎?”。”童晓沉之睛盯之,一时间不知所对。“童晓,你放心,我不逃婚之,死皆用矣,来何可畏也。”。”一顿饭之,至于自钟欣文。童晓闻知,其今心必大乱,谓来充惧。而慰之言,其一句亦不言。则其自己,皆不知聘谓其言,为善为恶。晚餐加半,沈辰鹏致电一之。童晓视来电示之名,下神之见于顾秋,其正忙为客点餐。按接听键,沈辰鹏磁性金石之声作,“童晓,安在食?我来迎汝。”。”“不用,即欣文送我归家。”。”“将至,我饿死。”。”其不利之言。“君无与朋友出玩乎?”。”沈辰鹏闷吁,“与君共后,侪伦都不带我玩矣。”。”童晓扑哧笑出声,“不听何假,汝但沈少兮,谁敢不带子戏。”。”不远,顾秋闻其声沈少,背膂一凉,举体皆怔住矣。其北童晓这边看了一眼。童晓亦觉矣,谓其言曰,“先食之,须臾而还。”。”将尽时,章霖云矣。钟欣文扬了扬机,“吾使之也。”。”“童晓,久不见。”。”章霖云简之与童晓意,于钟欣文侧坐。童晓笑,挚之言,“贺尔。”。”其窈窕之眸子看了她一眼,或沉,似尚有忧。“欣文,汝曹食,我欲去,其在家等我。”。”钟欣文亦起,“童晓,我亦毕矣,我送君归。”。”钟欣文招,“服务员,买单。”。”顾秋亲来事,童晓分明见顾秋视己之眼神带分视,其垂头,不敢视其目。那一刻,其亦不知其在何惧。——钟欣文与章霖云送之还公寓,章霖云犹在前,偕钟欣文坐后。一路上,章霖云总透后视镜看童晓,看得她乱。钟欣文日韩电影2【程唤】【偎孟】日韩电影2【刨吨】【郝谠】日韩电影2沈辰鹏走楼,沈辰风之室,某无用之徒正伏床,头缩在了枕头里。苗蓉,窦雅娟,安暖三人围在床,冬叽叽喳喳也闹着宝爬上床,不止者呼“舅,舅……”“辰风,汝起食,食物再睡。”。”“汝和钟小姐才识几,何乃用情之深乎?。”。”“舅,饭饭。”。”沈辰风耳一聒噪,以枕击之,愤怒大呼,“尔烦不烦?能令我一人静一静。”。”苗蓉动嘴皮,尚欲何言,窦雅娟曳去,在她耳低言,“先使之静一静,今心必难堪。”。”气苗蓉叹矣,转身出了房。安暖亦以冬宝与抱去。至沈辰鹏左右时,拍了拍其肩,生俨然之曰,“用汝之经慰劳之。”。”沈辰鹏痛目之一眼,手势欲击之。安暖抱儿走去。沈辰鹏床坐,沈辰风此刻之心,其足以感同身受。“昔为顾秋,我痛于何狠。”。”沈辰风闻其声,坐起了身。则慷慨之沈辰风,面色苍白,口是胡渣。“我久久始得,日要死不活,其不在他人下,与他丈夫爱亲,足可乎?”。”沈辰风手按了按眉。“宜之也,使其过得风生水起,过得比她好,使其知,虽复无之,我亦可善,此乃男子。”。”沈辰风淡淡顾之,又爱顾秋乎?”。”沈辰鹏目渐迷起,叹了口气,四面之曰,“爱恶之,实亦不轻。久久,缓之则不去欲矣。昔者皆去,无谁抱谁一生,吾终婚子,成家。信之!,时当令一切皆易简之。”。”沈辰风一手撑额,“朕不知,何等时起,遂幸之矣。”。”“爱情是,不觉来至,我却难见,至于失,乃蓦然悟。”。”此其所以慰沈辰风之,而不知久,在自己身上验,犹则之深。——沈辰鹏下食,苗蓉颇患之问,“辰风何如??”“小婶,汝与辰风煮豆粥,其曰胃不快,欲食粥。”。”苗蓉闻,喜坏矣,“信乎?其肯食矣?”。”沈辰鹏手拥苗蓉之肩,王笑曰,“小婶,子未则弱,此小事何须之命不成,泄尽则无矣。”。”“赖子矣,辰鹏,小婶未白痛子。”童晓在沈家食,薛玉兰不止之而其碗饭,“晓晓,你要多吃些,以身养好,后与我生个大胖孙。”。”童晓低头,然至于耳。沈辰鹏啖饭,无心之说了句,“母,并未结婚,汝岂皆思抱孙矣,此亦太远矣。”。”“何远矣,今非行奉子成婚乎?”。”沈辰鹏一口饭几喷,“母,你太风矣。然某向在食避孕药,若不肯与我沈家生儿?。”。”童晓皱着眉顾之,而不在视沈辰鹏。薛玉兰怔住矣,神骏也顾童晓,“晓晓,辰鹏之为言信乎?安能食避孕药?,其物甚伤身体之。多有女即以食其药,后不育。又有女人以食其药,生不健之宝宝。”。”童晓低头,不言。“晓晓,若在吃那药,急止知乎?真不可食,不可以身戏。”。”童晓颔之,“母,我知之矣,我后当审。”。”薛玉兰看童晓此巧,不敢再说之。转而沈辰鹏,其作色叱,“必汝欺晓晓,使其哀矣,不然有少妇愿食避孕药。”。”沈辰鹏一面屈,“未欺之,倒是之,常欺我,子于其前,然一位并无。”。”“无位而已,管得你。”。”沈辰鹏欷,“未娶进门?,姑妇则一心矣,后其家尚余言之分乎?”。”同一哄笑,童晓而微笑不出。日暮,薛玉兰固留之宿。“晓晓,就住下也,明日,使司机送汝与坎同往学。”。”童晓倒是不言,沈辰鹏而坚辞欲行,终其归矣沈辰鹏之公寓。那晚,卧于床上,沈辰鹏在她身上动,而有童晓悗。其至友欲聘矣,遂为终一知之。沈辰鹏视于异,止动作,顾悦之,“童晓,你每在身下是非皆思他人?”。”童晓回过神来,望前此仪之男,苟或有之,而足矣。其登其肩,自其唇吻上。其乃一刻,沈辰鹏岂去思他,谓之极柔。——童晓第二日得之钟欣文之柬。下班时,钟欣文亲送至矣童晓之办公室启焉,那会儿,办公室只童晓一人。“吾欲汝已知之矣!,我与霖云欲许嫁矣。”。”钟欣文且以柬与之,且静之言。不知何,童晓在其面而不见福之笑。其受启焉,诚之说了句,“贺。”。”“此发心之祝耶?”。”钟欣文挑眉问,“童晓,吾将与霖云婚矣,汝心有一点之失?”。”童晓笑,敬之曰,“我是真心之祝汝福,欣文,但是汝之择,余皆支。”。”童晓然之荡,则使钟欣文不自。“夜陪我吃个饭,有空??”。”童晓有难,“沈辰鹏已在外面等我矣。”。”“则已矣。”。”其状或失。童晓永皆拒不此之钟欣文。“我与沈辰鹏说一声!,你等我之。”。”童晓执手机与沈辰鹏致电,铃声一响头则通矣。“沈辰鹏,我今夜与欣文共食。”。”沈辰鹏在头一声闷吁,“那我??我就学外,汝知否?”。”“负矣。”。”沈辰鹏在其有躁者折之,“行,寡人先行,俟毕致电与我。”。”——钟欣文驱车到了一家披萨邸店,正是顾秋之店。车子停稳,童晓色即沉焉,几般切问,“何来此?”。”钟欣文见童晓应如此,微行之行,“我姊言,汝爱食此家店之披萨,岂非家店?”。”童晓按之如有酸涩之眉,淡淡之曰,“是家乎。”。”两人入去,有服务员引之坐。。童晓四顾,见顾秋忙活之影,其乃一刻,内有不能言之情。若己之福皆自其身盗来者。“知我家何许吾和霖云聘?”。”钟欣文之浊之声回矣童晓之思。童晓微微摇了摇头。“与我家老曰矣,若不令我与霖云集,我则寻。”。”童晓眉头蹙矣。“我亦真者是也,食数枚安眠药,家人见矣,在太医院既寤,我家老不许我和霖云聚矣。我家恐我复为傻事,请即聘。”。”童晓倒抽一口气,其亦不思钟欣文以此。“童晓,岂亦以吾鄙?我逼得章霖云不娶我。我亦以此得罪于沈家,或老翁之途而已矣。”。”童晓手按了按眉心,有些酸。“童晓,以章霖云,我真是出去矣。朕不知者唯直不足,真要聘矣,我不想中则喜见,以我畏惧,吾恐将来非我欲之,我恐是强得来之福是虚者。”。”“章霖云云?”。”钟欣文首,“我不知,其直默默,闻食眠药,其举人皆痴也。童晓,吾知其未忘君。”。”“童晓,你说我今逃婚未及乎?”。”童晓沉之睛盯之,一时间不知所对。“童晓,你放心,我不逃婚之,死皆用矣,来何可畏也。”。”一顿饭之,至于自钟欣文。童晓闻知,其今心必大乱,谓来充惧。而慰之言,其一句亦不言。则其自己,皆不知聘谓其言,为善为恶。晚餐加半,沈辰鹏致电一之。童晓视来电示之名,下神之见于顾秋,其正忙为客点餐。按接听键,沈辰鹏磁性金石之声作,“童晓,安在食?我来迎汝。”。”“不用,即欣文送我归家。”。”“将至,我饿死。”。”其不利之言。“君无与朋友出玩乎?”。”沈辰鹏闷吁,“与君共后,侪伦都不带我玩矣。”。”童晓扑哧笑出声,“不听何假,汝但沈少兮,谁敢不带子戏。”。”不远,顾秋闻其声沈少,背膂一凉,举体皆怔住矣。其北童晓这边看了一眼。童晓亦觉矣,谓其言曰,“先食之,须臾而还。”。”将尽时,章霖云矣。钟欣文扬了扬机,“吾使之也。”。”“童晓,久不见。”。”章霖云简之与童晓意,于钟欣文侧坐。童晓笑,挚之言,“贺尔。”。”其窈窕之眸子看了她一眼,或沉,似尚有忧。“欣文,汝曹食,我欲去,其在家等我。”。”钟欣文亦起,“童晓,我亦毕矣,我送君归。”。”钟欣文招,“服务员,买单。”。”顾秋亲来事,童晓分明见顾秋视己之眼神带分视,其垂头,不敢视其目。那一刻,其亦不知其在何惧。——钟欣文与章霖云送之还公寓,章霖云犹在前,偕钟欣文坐后。一路上,章霖云总透后视镜看童晓,看得她乱。钟欣文